教育部重修辭典事件:一如馮京做馬涼的詞彙通用

簡單整理一下我在 facebook 提到為什麼不能讓中文字詞輕易通用的理由和示例。

理由:除了字面意義,還有特定文化意義

  1. 以君羊群/羣為例
    例如君羊組合的「羣」和「群」就吵了好多年。
    有人從造字的原理說:國君應在眾羊之上,所以該寫為「羣」,寫群的是什麼鬼東西,不符合禮法。有人說,誰說那個君是國君,那個君可以是「你」,可以是牧羊人,牧羊人站在羊旁邊寫作「群」也很正常啊。

    於是到今天「羣」和「群」仍各執一派,沒有完全通用。
    能不能通用,不能像「讀音」那樣的順應潮流,更需要看文字背後的意義是否一樣。

    於是我不認同「鬼」計多端可通「詭」計多端、也不認同惹「是」生非也作惹「事」生非。

    因為「詭」和「鬼」在意義和感覺上是二碼子事。
    國「是」會議和國「事」會議也不是同一件事情,「惹是」和「生非」能成四個字一組詞,還因為有是-非互為對應的關係。
    而惹「事」生非的「事」則不一定是壞事、錯事。

  2. 以倒「楣」為例
    「楣」是整個詞的精義所在。
    (1) 以前人說要風光門「楣」:所以門楣有表面形象的功能
    (2) 門楣倒了:這是在實質上也支撐不住。所以倒「楣」傳達出來的意思有:當一個人衰的時候,我們不只可以看到他表面出狀況,他實際上也在現有局面當中支撐不住了。而且這個表面的出狀況還有「不光彩」的涵義在。那倒「煤」和倒「霉」就變成很奇怪了?
    是在講煤礦倒塌還是你看過黴菌會倒下來代表一個人正在走衰運?
  3. 「魅」力和「媚」力的區別
    「媚力」和「魅力」是二種不同的力,通用很奇怪。你可以看得到一個人的「媚」,可是「魅」卻是你覺得有,但不一定看得到。

  4. 「褪」和「退」的情境區別「褪」某東西是原本在什麼之上,後來某東西從什麼上面開始離去。「退」則不能確定某東西原本在什麼之上…..

    「褪」和「退」是讀音造成的問題,若因此改成通用,在我來看就是馮京也可以當作馬涼了。

=====

[原始新聞如下]

倒煤=倒楣…教育部重修辭典 張大春發火:罵你中文學界沒出息又怎樣

20160323-080909_U1841_M140713_a6e1

有網友整理出最近教育部國語辭典修訂重編的41個字詞,其中不少是以前常考出來的錯別字,現在都被視為通用字,例如:「鬼」計多端可通「詭」計多端、惹「是」生非也作「惹事生非」,連「倒楣」也能與「倒煤」通用,讓文壇知名作家張大春非常不滿,痛批教育部編出這樣的字典是「不學無術」。

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詞語、成語通用的字(本網頁所提供的資料是給《搶救國文大作戰》的讀者作考試判斷用,非作學術爭辯,爭辯言論不符合本社團宗旨,敬請包涵)1.「鬼」計多端與「詭」計多端兩者並列。2. 走「投」無路,也作「走投沒路」、「…
由搶救國文大作戰粉絲團貼上了 2016年3月21日

張大春在自己的臉書上直接了當的狠批:「劃下道兒來罵你中文學界通通沒出息又怎樣?」還大罵文學界以「與時俱進」為藉口,編出這樣不學無術的字典,難怪現在人都要去中國化了。

劃下道兒來罵你中文學界通通沒出息又怎樣?編出這樣不學無術的字典來,還敢假與時俱進四字以為名義,那我還是退化到底得好!今日中文學界之粗疏、顛倒、懶惰、媚俗已經到了令我既切齒又翻胃的地步。不客氣地說:你們一整個兒地這麼不長進,難怪大家都在去中國化呢!
由張大春貼上了 2016年3月23日

網友們紛紛留言表示,「教育部的螺絲好松」、「教育部倒大煤了」、「只怕再過幾年,在與再也能通用了」,對於教育部的重編字詞多數網友都覺得無法認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