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則關於「溝通新南向政策」的短想法

早上在講,行政院在推南向之前,應該要用白話一點的方式跟大家講:這個國家需要新選項才能生存。

不求大家一開始就認同南向,先求大家要認同必須有新選項。

然後說明「西向」的問題、與眼前現在就能形塑的選項是南向。

西向的問題,有很多案例可以講啊,隨便舉二個:
1. 台灣旅行業,至今被中國積欠超過一百億元的團費 (導致嚴重的周轉問題)。
2. 中國現實上就規定外來企業要與中國人合資,於是有公司被他人奪去的問題 (失去經營權)。

這些都是西向雖有「世界四分之一的人口」這個巨大希望,但更常出現的是「羊入虎口的殘酷現實」。

多一個選項讓企業活下去不好嗎?

此外,立委諸公們很愛拿台塑在越南發生的事情來抨擊政府的新南向政策準備不足。

政府可以說:請問,台塑這個案件,台塑在越南就沒做錯事情嗎?廠商做錯事情,被當地政府施予處罰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

也許處罰的程度在台灣來看很誇張,但也許以越南的國情來說這是剛剛好。

若廠商去北韓犯錯,是有可能被小恩恩沒收產業、負責人甚至被處決或勞改呢。

 

我真不知道行政院的發言系統在做什麼?
也不知道現在的政府明明可以透過過去馬政府曾使用過的「治國週記」來說故事,為什麼總是說些冠冕堂皇的屁話,而不說說一般人說的白話文。

寫到這邊我懂了。

因為政府沒辦法用 30 萬元月薪請高手。

政府沒辦法解決雇用高手所面臨的「資格」(公保身分還是勞保身分)與「待遇」(預算與審查)問題。

這二者都被現行的政府法規寫死了,預算還要經過立法院同意。

退一步說,若高手不求公務員資格,不需要政府破格搞個甲等特考來任用,請政府比照勞基法給予放假和加班費保障就可以了。

但我覺得政府被法規綁死了,大概連這點都做不到,於是連發言策略都零零落落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