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正義的二則短想法

中午的時候聊了二個話題,大概都跟正義有關。

我覺得正義是很理想的事情。在現實世界當中,講到正義總是需要部份的妥協。

當然,某些人去做那種知其不可而為之的事情,是浪漫的。

不過我現在比較傾向認為「正義不能當飯吃」。

二個話題的摘要:

  1. 關於已經當了一年台北市長的柯文哲,我這樣看的:我覺得柯文哲不自量力,他不是搞土地的專家、也沒有搞土地的人脈,他就不要去碰敏感的都更或是開發問題,因為碰了之後沒有能力收拾,或是遏制連鎖反應,只是打著正義的大旗製造一連串的問題。

    我覺得他反而適合訴求暖身運動:提高城市30年來進步很少的基本能力 (例如交通亂成一團),讓之後的市長能有穩定的基礎讓城市一飛衝天。
    有騎車跑步的都知道,那些把你身體折來折去的暖身運動,會使你之後的運動成績反而更好。

  2. 關於黨產和甲等特考,可以怎麼看待:甲等特考、黨產如果拿來招募人才為政府做事,是好用的外掛。
    雖然不正義,但現有的政府系統根本是聖人模式,想找高手進來,不知道要給他公保身分還是勞保身分。
    當年的甲等特考和黨產,剛好可以拿來解「資格」與「待遇」問題。

    只是這種外掛後來被拿來作弊居多,變得非常不正義,就被大家追殺了。
    但當年的國民黨會設計這樣的外掛,也顯示了政府機制的不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