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豆油伯事件」

豆油伯事件:「豆油伯」醬油爆出疑似摻用金蘭醬油的生醬汁,違反了自身品牌所標榜的古法釀造。 因為實際跟通路往來過,所以我相信「通路規定不准缺貨」這個理由,導致豆油伯必須跟金蘭合作。 站在通路的立場,不管這個商品多麼暢銷、稀有。如果客人到了我的店裡買不到,客人會減損對我的這間店的通路信心,而且這種減損很難彌補。所以通路一定會在合約上強力要求不准缺貨。 那鄉民們會說:你可以不要上通路啊。 好哇~那我來問一下:如果今天在 7-11 不賣可口可樂了,想喝可樂的你,會上官方網站付費購買嗎? 更殘酷的是,如果可樂沒有出現在 7-11,你會知道可樂的存在嗎? 台灣有多少本土生產的農產品,是沒有(機會/能力)透過通路販售的?你也許有聽過一些,例如某位曾經寫部落格很紅的種米青年,那你還有多少印象?你還記得你消費這樣的產品幾次嗎?還是你覺得買起來好麻煩,還是算了?你覺得你這樣的消費能支持這些農產品繼續生產嗎? 那你再想像一下,即使如可口可樂這樣知名的品牌,只利用台灣官方網站做網購銷售,能做到多少規模?能養活台灣的公司嗎?還是你覺得上 pchome 24h 買還是很慢,不如在超商買百事可樂好了? 通路的立場:通路追求的是營業額,所以熱賣商品一定會追加訂單,讓營業額與獲利成長。尤其豆油伯這種高單價高銷售的品項,通路絕對是極力避免缺貨,所以訂單量只會成長、成長、再成長….. 想想,如果消費者去頂好超市買得到豆油伯,到松青超市卻買不到,松青超市可能會連帶損失消費者順便買菜、買蛋、買肉的營業額。這對松青超市來說是多可怕的事情? 回到豆油伯的立場。 如果照鄉民們說的,把生醬汁交給小戶製作,你覺得這「許多小戶」能支撐起通路持續增加的訂單嗎?如果能撐起,能撐多久?會不會有一天出事情突然做不出來? 而交給金蘭的好處就是….只要工廠沒炸掉、能持續供應原料,人家有能力保證持續生產,不會因為有家人生病就停止生產。當你作為豆油伯的老闆,你會怎麼抉擇? 喔對了,我好像看到有某篇評論說人家義大利的紅酒,甘願做不出來,損失大量的營業額,也不願意生產次級品砸了招牌。

Read more

〈被討厭的勇氣〉讀後心得

在阿德勒心理學當中,也提到了問題通常來自人際關係。 在我認為,人和人之間的不快樂,大多數來自這二種可能: (1) 自我建立的雙重標準。 只想要獲得對方的好處,而不願意被對方利用。 人和人相處都是互相的。這種互相就算是和敵人之間也存在著呢。當面對敵人的時候,我們可是和敵人共同分享了相同的空氣,不是嗎? (2) 過度依賴快速的自動完成 (auto complete)。 昨天我在電影院門口,看到一部片的標語是這樣的:「距離地球 22 億公里,生存機率有多少?」。我笑了,生存機率取決於你當下在什麼樣的環境,而不在於距離地球多遠。 例如:距離台北車站 24 公里,你的生存機率有多少? 這 24 公里,剛好也是內湖焚化爐爐心到台北車站的距離 tongue

Read more

避免衝突:先留意自己的隱藏假設

關於「思考高難度對話的策略」,我在(另一堂課的)課後教練當中獲得了一個很重要的啟發。 老師總是會說:「我很高興這句話是你自己說出來的」。 這很有意思的。有多少時候的衝突,是因為我們沒把心中真正的隱藏議題說出來,然後加上跳躍性的思考(從觀察直接跳到結論),於是就引爆衝突了 XDD

Read more

避開衝突前,先對自己誠實

如果觀察/體會哈克的授課模式,會注意到哈克所說的個人故事和情色梗是有目的的。 哈克上次用參加國小畢業三十年後的小學同學會,告訴我們如果以一個國際級心理諮商師的身分參加,會無法跟現場的人連結和互動。 道理很簡單,以前大家都是小朋友、都是同學。有很多共同點所以可以連結在一起。但是三十年後,有人是黑道、有人是船長、有人是心理諮商師…. 不只是表面上的身分完全不同,所講的話也不同了,這樣是取不了交集的。這樣參加同學會,就會有一種我來浪費時間跟不認識的人說話的感覺。 這就是以個人的故事告訴我們,我們在日常生活當中遭遇的情境有多容易發生,和怎麼使用上課教的東西。

Read more

從老闆的思維看行銷和業務

昨天吃飯的時候,才說我最近找工作看了大概一萬筆和「行銷」/「業務」有關的職缺描述。 我同時也感慨時代改變了。現在是走細部分工的時代,於是原本完整的概念也被切分得很細。例如市場上現在大多數對「行銷」的定義,反映在職務需求上就是:當粉絲團小編、會用 Line 群組、採買廣告、要有創意。 對「業務」的定義更是幾乎窄化到只剩下「銷售」了。有的公司人手少,就會要求「業務」加減也做一些「粉絲團小編」的事情。 剛剛看到一篇文章很認真地列舉了四十幾點,想簡單的說明「行銷」跟「業務」有什麼不同,我覺得這篇文章這樣分開討論的觀念是帶人以管窺天。 我無法一一解釋這四十幾條當中帶來哪些扭曲,因為從源頭就歪了。因為「行銷」跟「業務」其實很不適合分開討論的,為什麼呢?這就必須從頭講起。

Read more

哈克〈嗨卡工作坊〉課後心得(1)

我對搞笑的元素都會很印象深刻,所以一定要寫筆記免得最後只記得搞笑。 所謂的搞笑: (1) 「你娘卡好勒」(你有看過國際級心理諮商師上課上一上突然真性情的飆出這句嗎?這就是我覺得因為和期待形成強烈反差而好笑的點。) (2) 「我真想把諮商所現在用的那些教材通通燒掉。」 (哈克的意思是指諮商所現在使用的教材、指導方式誤導了諮商師在實務上應有的正確認識。) 第一次和哈克本人接觸。 哈克最神奇的地方就是有辦法中斷我的理性思維,讓我真正的用「感覺」去感覺發生了什麼事情。 為了表示本人上課時雖然理性運轉時間很短,腦袋常常空白,但絕對不會只記得老師的搞笑和「你娘卡好」的情緒,還是講一下感觸好了。

Read more